艾諾亞(TED)狂想曲

關於部落格
大藝術家(?!)
  • 256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沒有午夜場的景美老戲院

陳井泉的家是台北縣景美鎮第一棟四層樓仔 厝,民國四○年代起造時,景美鎮的建築物多 為木造平房或鄉村農舍,鎮上第一家戲院—— 景美戲院也在同一時期落成,是少數增建閣樓 的二層建築。景美戲院最初搬演歌仔戲,偶爾 有播放歌仔戲電影,觀眾擠坐在長板凳上,不 久又隨著銀幕上的台語悲情片、喜劇片哭哭笑 笑,隱約還聽得到萬新鐵路(今羅斯福路六段) 火車隆隆駛過。 回想孩提時代,趁著每場最後十分鐘戲院打 開側門,溜進去「撿戲尾」,是陳井泉深覺最 有趣的看電影經驗。記憶裡,「梁山伯與祝英 台」一片造成轟動(民國五十二年五月),排 隊買票人龍甚至繞到家門前,盛況尚無其他影 片可凌越。五十七年,景美鎮改隸台北市景美 區,六十二年六月,景美戲院老闆在陳家後方 另開設僑興戲院,以香港邵氏公司特約戲院上 演當紅的黃梅調和武俠片。「種田的愛看歌仔 戲,上班族介意電影。」現任僑興戲院場務管 理陳先生,一語點出僑興的出現,與景美區電 影觀眾階層轉變息息相關。 老少同聚一堂 全家共同的娛樂場所 地方上愛看電影的人口愈來愈多,瓊瑤小說 改編的電影形成另一波風潮。民國七十年二月 佳佳與來來戲院同時開幕,以軍教片「二等兵 」為首映片。此時甫自世新畢業的游進忠原本 習慣至公館東南亞戲院看西片,偶爾至佳佳戲 院看一檔國片,詫異原來景美的戲院水準毫不 遜色。他肯定的說:「新戲院內的人潮不亞於 市中心,像地方盛事,很多人來捧場,在佳佳 看電影不會覺得這裡是郊區電影院。」同年, 林文卿考進世新電影系,學校附近的戲院成為 他觀摩同系學長作品及香港許鞍華等新銳導演 創作的方便去處。 佳佳、來來、僑興皆以映演國片、港片為主 ,據佳佳戲院場務管理劉先生表示,「成功嶺 上」、「A計畫」、「英雄本色」等片都曾創下 爆滿票房,為了一睹好電影,只要能擠進戲院 ,站著看都不覺得腳酸。此時尚未推行電影分 級制度,老老少少同聚一堂,電影院經常成為 全家共同的娛樂場所。林文卿與一批熱愛電影 的同學看港製商業片、僵屍片、新武俠片,更 不錯過當時興起的「兒子的大玩偶」、「小畢 的故事」等台灣新電影。「世新學生相當支持 台灣新電影和金馬獎影展,所以這時期電影院 的賣座挺不錯,覺得國片還是蠻有希望的。」 這份希望支持林文卿畢業後努力成為導演,至 今仍放不下他對電影的夢想。 新媒體競爭 電影業受到打擊 陳井泉好幾年沒有上電影院了,即使電影院 就在隔壁,他習慣看第四台,或者租錄影帶回 家播放,詢問原因,他說:「可能我本來就沒 有特別喜歡看電影吧!」有線電視、光碟機、 家庭劇院讓更多民眾選擇留在家中,堅持上電 影院享受觀影樂趣的影迷迅速流失。電影業受 到一波波新媒體的競爭打擊,黃金時代一去難 回。而台灣新電影因題材嚴肅、資金募集困難 ,加上電影票價提高,願意花錢進電影院者愈 來愈小眾。 為求生存,僑興戲院改映二輪洋片,吸引年 輕學生階層,更在景美區併入文山區後(民國 七十九年),改裝成四廳。此時游進忠任職台 北市政府新聞處二科科員,為執行戲院檢查業 務,他首度走進景美戲院,收票口寬敞的迴廊 和兩側的海報看板、樸拙的水泥牆面、獨特的 第二層閣樓座位,令他對鄉村戲院舊模樣留下 深刻印象。可惜後來的景美戲院淪為專映三級 片,加上器材老舊、環境陰暗,未久即歇業, 現在已移平為停車場。 民國八十二年,來來與佳佳戲院也分別由單 廳隔為雙廳,由於國片、港片票房持續下滑, 八十五年時再度更新裝潢、音響,並將佳佳回 復為一大廳,上映「侏儸紀公園」、「鐵達尼 號」等強檔西片,又為戲院帶來旺盛人氣。儘 管付出成本和努力,曾任職邵氏、嘉禾影業公 司的場務管理劉先生指出,因西片發行公司要 求分帳率高達七成,一般戲院收支難以平衡, 佳佳與來來乃於九十一年加入二輪戲院行列, 以降低虧損。 「現在電影業不好經營,一方面要節省開支 ,一方面要維持品質。」佳佳戲院的資深技師 陳福來有些感慨。民國四十七年時陳福來初中 甫畢業,就跟著放映師到學校、部隊、機關晚 會趕場放電影,即使在街頭廣場架起一塊白布 ,就著一部簡陋放映機投影在隨風搖曳的銀幕 上,滿場觀眾擺頭晃腦看得如癡如醉。斷斷續 續從事二十年「行動電影院」,台北市的戲院 增多了,他的工作場所固定在狹小悶熱的放映 室,轉眼另一個二十年又已過去。 放映師 扮演靈魂人物 小廳院時代來臨,放映師的工作隨之調整。 陳福來說:「以前的機房需要三、四人操作, 現在用全自動化的新式機器,一個人就可以顧 三個機房。」早期使用碳氫棒的舊式放映機, 每二十秒必須以人力轉動一次,才能維持一定 光線投映於銀幕。僑興戲院場務管理陳先生原 本從事制服製作,民國六十九年因制服業沒落 ,始轉行入電影業,當時台北市有經驗的放映 師搶手難聘,他只得努力學習,隨時支援放映 人力。佳佳戲院開幕時,電影院放映設備已改 用二千至三千光度的燈泡,能自動保持一定時 間的亮度。音響也進步了,杜比環繞立體音響 (SRD)是戲院標榜水準的必要配備,飛車急駛 擦地、子彈撞擊落地、爆破連聲共鳴……細膩 澎湃如身歷其境。 然而,一部好電影還是得透過經驗豐富的技 師之手,才能完美的呈現觀眾眼前。放映師工 作時間長,大多採做一天休息一天的輪班制, 獨守機房必須習慣孤單。「電影是很有趣的工 業,當放映師可以免費看電影,很好啊!」已 入行四十年的陳福來說:「對電影有興趣才會 做這一行,如果沒興趣就沒意思了。」上工時 必須心無旁騖,連離開上個廁所都得速戰速決 ,從陳福來口中卻套不出「辛苦」二字。雖然 工作較人工操作時期輕鬆許多,年輕的放映師 仍不多見,老師傅淡淡回應:「年輕人喜歡上 網咖、KTV,耐不住一個人工作十二小時啦!」 二輪戲院的春天 休閒娛樂花樣繁多,觀眾消費形態不盡相同 ,電影院的經營也得多元。景美地區於民國八 十五年又有巨星影城登場,位於台北市南區邊 緣的景美夜市一帶,戲院密度也追上了市中心 區。一票看兩片、多廳選擇、環境整潔使景美 地區二輪戲院廣受好評,觀眾中不乏鄰近的台 北縣中、永和市及新店市居民。因周遭分布考 試院、學校、圖書館等文教機構,住戶以作息 規律的公教人員居多,「沒有午夜場」是此地 老戲院的一大特色。僑興陳先生笑言,該戲院 初改四廳時,曾試映三個月午夜場,觀眾經常 僅個位數,自此不再嘗試增開午夜場。因鄰近 學校多,供學校包場也是老戲院提供區的一項 特殊服務,中小學生排排坐看電影的場景,由 0禮堂、活動中心轉換到收費便宜的二輪電影院 。 僑興戲院開幕之初,周圍盡是矮房與空地, 現在它局促大樓與公寓包夾的巷道內,並且維 持台北市內難得一見的平房式戲院。二輪戲院 通常不清場,隨時都有觀眾在票亭前張望,討 論該選看哪一廳。場務管理陳先生說明,合法 的二輪戲院和片商均有簽約,因此所有首輪院 線片下檔後,二輪戲院皆以該片票房收入的百 分之一付費接映。一般而言,上映未滿一個月 即下檔的影片,戲院付出的播映費相對較低, 還沒來得及欣賞而等待二輪戲院播映的觀眾又 比較多,反而是二輪戲院受歡迎的檔期。反之 ,如「不可能的任務」等強打片,上片長達三 個月,輪到第二線時,戲院必須以相對的高價購 片,能吸引的觀眾卻有限。 佳佳、來來戲院與捷運站為鄰,佔地利之便 ,路過票亭的民眾總會不自覺放慢腳步,望一 眼電影海報看板。場務管理劉先生無奈表示, 原本協定首輪下片二個月後由二輪戲院接檔, 民國九十二年元月起,片商強行更改為三個月 ,其間錄影帶、影音光碟在坊間已可租到,二 輪戲院生存空間勢必更加狹窄。以往政府隨電 影播映課教育捐、營業稅、娛樂稅,現在教育 捐雖已取消,娛樂稅仍是戲院不得不轉加到票 價的負擔。他認為,娛樂稅醞釀取消,如果通 過實施,應有助於電影觀眾回流。 短暫休息時間過去,陳福來趕緊進機房,駕 輕就熟的檢視同時放映中的三廳機器。所有進 步的、流失的、未來的,都在他的一句「時代 不同了」輕輕解釋帶過。燈暗了,下一場電影 正待開始。曾經從小小的觀窗望見場場黑壓壓 的人頭竄動,曾經對著冷清清的觀眾席工作, 電影界現實角色的哀與喜只能收在片盤裡,時 間久了連自己都已遺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